加入
我们
投稿
反馈
评论 返回
顶部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边缘化的科学史学科 事关“把学生培养成什么人

2019-07-05 05:47 出处:中国企业家杂志 人气: 评论(

  来源:中国科学报

  2018年年底,在国际学术期刊《自然》和《科学》分别发布的两个年度榜单中,因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而饱受争议的贺建奎都位列其中。

  这件轰动世界的负面事件,是因为忽视了重要的伦理考量,为了不确定的利益让人类面临未知风险。这也带给国内学术圈一次群体式的自我警示:一方面,科学试验需要更加严格的伦理规范审查;另一方面,更让人看到了使“科学人性化”的教育缺失。

  那么,应该成为一个什么样的科学家,乃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实际上,真正有价值的教育是科学文化和人文文化通融的教育。现代科学史之父乔治·萨顿提出,科学史即是联结这两种文化的桥梁。

  早在近一个世纪以前,哈佛大学就确立了科学史教育作为大学通识教育的核心地位,但在国内,科学史教育却是先天不足,更发育不良。

  事关“把学生培养成什么人”

  没有人怀疑科学技术向人类社会发展所展示的无与伦比的力量,但爱因斯坦却说,“这个工具在人的手中究竟会产生些什么,那完全取决于人类所向往的目标的性质。只要存在着这些目标,科学方法就提供了实现这些目标的手段。可是,它不能提供这些目标本身”。

  他那时就意识到,改善世界的根本并不在于科学知识,而在于人类的传统和理想,那些关乎全人类共同的价值判断和选择。一旦目标错了,那些不在意人类公平正义的“科学狂人”,就会让科技本身丧失价值,甚至产生负价值。

  爱因斯坦就是站在人类文明与历史的长河中间,来看待科学的。这种胸襟与眼光,与作为科学家的科学贡献,同等重要。

  柯南特是美国政府二战期间以及战后制定原子弹政策的重要人物,同时也是哈佛大学的校长。他见证了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如何深刻地影响世界、改变世界的进程,因此深切地感到忧虑,社会急遽变化带来人们意志不统一,社会无法形成共同的价值观。

  1945年,他领导哈佛的学者发表了著名的《自由社会的通识教育》学术报告。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科技史与科技考古系教授石云里表示,当时这份报告的核心就是要解决“把学生培养成什么人”的问题。

  报告中说:真正有价值的教育,应该在每个教育阶段都持续地向学生提供进行价值判断的机会,否则就达不到理想的教育目标。无论是中学生、大学生,还是研究生,不仅应该从数学意义上,还应该从道德伦理层面上判断事物的“正确”和“错误”。除非他们在生活中感受到了这些具有普遍意义的思想和理想的重要性——它们是人类生命中深刻的驱动力,否则他们很可能作出盲目的判断。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扫黑除恶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百度旗下网站WWW.baidu.COM 联系方式:QQ:123456 邮箱:123456@QQ.com 电话:

Copyright (C) 2013 baid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DedeCms